<rp id="rcaww"></rp>

<cite id="rcaww"></cite>

          1. 位置: 首頁 > 本院新聞 > 媒體報道 > 正文

            新儲量分類下的礦產資源價值核算

            【信息來源:中國自然資源報 】 【作者:王磊 范振林】 【發布時間:2020-09-22】 【預覽:

            新時代下,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維護國家資源安全,離不開堅實的資源要素保障。為服務經濟決策,加強國家和地區資源安全形勢分析,研究制定發展戰略,必須加快推進資源資產核算改革,完善資源資產核算技術體系。

            礦產資源儲量分類標準作為礦產資源管理的基本依據,在礦業活動中居于基礎性地位。為適應新時代自然資源管理要求,國家制定礦產資源儲量新分類標準,完善儲量管理體系,為建立全國統一的自然資源所有者資產價值臺賬,構建資產核算體系提供基礎規范支撐。新儲量分類標準下的礦產資源資產價值核算,可實現國家所有資源資產統一量化管護,為節約高效利用資源,保護資源,實施政績考核及離任審計等提供公平公正的參考依據。

            新時代要求儲量分類革新。黨的十八大以來,隨著世情、國情的發展,我國《固體礦產資源/儲量分類》國家標準已經不能完全適應我國礦產資源管理、市場投融資、企業生產經營、國際合作等的需要。2020年5月1日開始實施的新《固體礦產資源儲量分類》,在1999版本的基礎上作出了重要改革和修訂,最大化降低社會認知成本和信息交易成本。新儲量分類改革是踐行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提升國家自然資源管理能力、構建自然資源現代化管理體系的重要舉措。近日,國家發布了新老儲量分類標準下的礦產資源儲量(資源量)對應套改方案,為進一步建立科學合理、標準統一的礦產資源資產價值核算方法奠定了堅實基礎。

            新老儲量分類標 準對照關系分析

            新分類標準由1999年老分類標準下的資源量、基礎儲量和儲量三大類16個類型,改革為資源量和儲量兩大類5個類型。具體來說,是將老分類標準下的經濟意義、可行性評價階段和地質可靠程度“三軸”,修改為地質可靠程度、可行性評價結果“兩軸”,同時原16個類型減為5個類型。但新標準不是簡單地將考慮因素減量化,而是更加切合礦政管理實際,以可行性評價結果統籌經濟意義和可行性評價諸因素。

            具體對照看,老儲量分類標準中的原儲量部分,111、121、122三個類型和新儲量分類標準的儲量完整對應,其中111、121對應證實儲量、122對應可信儲量。老儲量分類標準中的原基礎儲量部分,111b、121b 、2M11、2M21、122b、2M22六個類型納入新儲量分類標準的資源量,其中前四種納入對應的探明資源量,后兩種納入對應的控制資源量。老儲量分類標準的其他7種類型,除334達不到新的改革要求對資源量和儲量的認可標準外,另外六種中的2S11、2S21、331納入探明資源量,2S22、332納入控制資源量,333對應推斷資源量。

            可以說,改革后的新儲量分類標準簡潔直觀,革除了原先經濟意義劃分過細、2M(邊際經濟的)和2S(次邊際經濟的)實際中難以區分、邊界交叉不清以及不易國際對比等問題。與老版相比,新儲量分類標準的可行性研究凸顯具體實施因素和實施條件的可行程度,涵蓋范圍囊括了地質、采礦、加工選冶、基礎設施、經濟、市場、法律、環境、社區和政策等方面,完整地覆蓋了礦業投資的一般性過程。同時,可研工作的綜合考量更務實、真實,更加接近礦業投資實際,在一定程度上直接降低了礦業投資領域“高風險”行業特性,對完善社會主義市場運行機制,保障礦業經濟平穩健康發展意義重大。

            老儲量分類標準為我國礦產勘查、掌控資源儲量家底、促進礦業開發提供了基礎性技術標準,是一筆寶貴的財富,許多內容時至今日仍然具有實用意義。我們需要明晰的是,新老儲量分類標準之間不是揚棄關系,而是有機銜接。當前,要遵循新儲量分類標準大道至簡、簡潔明了、抓住要害、與礦政管理改革同步考慮的總要求和“管住、管準、管好”國家資源的改革目標,加快新老儲量分類標準儲量套改轉換工作,為礦產資源資產核算提供基礎參照。

            我國自然資源資產核算存在的問題

            自然資源資產價值包括自然環境提供的物質產品價值和無形生態系統服務價值兩部分,價值量大小與自然生態環境質量、稀缺性、國土空間規劃和開發利用程度有關。通過價值核算,明確自然資源資產權屬、數量、質量、分布、代際等指標和屬性,是國民財富管理的革新,也是人類文明發展的必然選擇。20世紀90年代起,我國開始推進自然資源資產核算工作,但由于缺乏適合國情和管理實際的核算方法與標準,共識度較低,相關研究和實踐存在較大爭議。核算對象與邊界設定、主要指標體系確定、方法與參數選取等未形成統一標準,影響了自然資源資產核算結果的及時性、準確性與可比性。部分自然資源沒有形成或暫時難以獲得價格信息,價格數據的收集和發布形式不夠規范,缺少權威性的數據公布和儲存平臺,制約了自然資源資產核算的基礎研究與管理實踐,也降低了核算結果的可信度。

            礦產資源資產核算改革遭遇的瓶頸

            礦產資源是我國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物質基礎之一。我國90%的能源和80%的工業原材料來自礦產資源。進入新時代,我國步入高質量發展階段,礦產資源資產價值核算的重要性更加凸顯。目前,國內大多數機構和學者在研究礦產資源資產價值核算時,為實現統一、可比,基本都參照礦產資源“實物量”到“價值量”的轉換路徑,依據礦產品價格這一換算因子,實現二者的經濟價值和權益價值轉換。

            筆者認為,轉換方向是對的,但若遇到礦產品價格監測采集時監測地區、時點不同,以及是否包含運費、是否考慮干濕度等問題,價格構成因素便有了差異,再進行上述轉換就會導致公認度低、可信度低、可用性不強等問題。同時,由于同一種礦產資源還存在礦石類型、品級、穩定性、共伴生、有益有害雜質程度各異等技術指標差異,往往很難實施這一路徑。實踐中常見到儲量規模、礦石成分、品位接近的同類礦產,因實施核算的主體不同,資產價值核算存在數量級差異,導致結果無法使用,更無法對價值量匯總、建庫入庫。

            綜上,進行“實物量—價值量”轉換時,其實質為執行“實物量×價格=價值量”公式換算的過程。但現實操作中出現三個層面問題:一是同類礦產資源在不同區域的資產價值核算結果差異大,無法統一;二是同區域不同類礦產資源核算結果客觀公正性難以得到認同,各類礦產資源實際作用貢獻和核算結果賬面值無法統一;三是同一礦產資源或全部礦產資源資產核算價值匯總工作難執行,匯總后賬面意義無法解釋,統一管理無法實現?,F實中,三個層面的問題往往相伴、交叉存在,對核算工作造成困擾。礦產資源稟賦差異大和價格不易確定的現實性因素,造成核算工作既受礦產資源自然屬性制約,又受價格管理水平現狀的制約。

            礦產資源資產核算難的破解路徑

            破解當前礦產資源資產核算難問題,應該摒棄依據價格對各礦種直接核算資產價值的做法,通過兩步走解決。

            第一步,改革技術路徑。對各礦種直接核算價值量,改為核算各礦種標準礦(標礦)單位資源資產價值。通過建立核算礦種(含亞種)標礦和“標的礦種”標礦的價值換算系數關系,構建礦產資源單位資產價值認定核算體系。建議將黃金作為“標的礦種”,令其單位資產價值系數為“單位1”,組織礦產資源戰略地位、開發利用政策以及管理需要等論證,依托礦業市場大數據分析等手段,由國家制定發布各礦種與黃金之間的一級比價系數。

            第二步,組織礦產資源儲量表修訂,將新分類標準的資源量和儲量,按照15個儲量類型下相應的礦石品級等方面因素,與本礦種標礦對照,形成各礦種自身的單位資產價值核算二級系數關系表。構建國家礦產資源單位資產價值核算因子對照表,并可根據管理需要更新。

            最終,國家或地區的某一礦產資源資產價值量等于地質工作程度和可行性評價對應儲量規模下不同儲量級別、編號、品位的資產價值量加權和。全部礦產資源資產價值量等于各類礦產資源資產價值量的總和。管理上可以用黃金標礦的當量表示,需要以人民幣或美元表示時,再根據金價、匯率等換算。比如,2018年我國鐵礦資源資產等于156.76萬噸黃金標準礦價值,人民幣經濟價值為2351.4億元。

            (作者單位:湖北省自然資源廳、中國自然資源經濟研究院)

            X

            中國自然資源經濟研究院

            中國國土資源經濟

            返回頂部

            一本无码字幕高清在线,玩弄放荡的少妇的视频,日本最新免费二区三区,人妻av影音先锋熟女人妻